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荣誉资质
国开证券IPO前亏损 孙孝坤临危受命
发布时间:2021-09-26        浏览次数:        

  据了解,国开证券即将迎来新任董事长,原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巡视办主任孙孝坤拟接任国开证券董事长兼总裁。截至《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该人事变动还未正式公告。此前,孙孝坤以党委副书记、监事长的身份曾在国开证券任职过两年。

  作为银行系券商,国开证券背靠国开行,股东实力雄厚,但其近年来的发展并未“显山露水”,反而在2019年度出现了亏损,这也是该公司近10年来首次出现亏损。此外,国开证券于2017年底聘请了上市辅导机构,但在出现亏损的情况下,国开证券已满足不了主板IPO的基础条件——“连续3年盈利”。

  虽然国开证券还未正式官宣新任董事长,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这一人事变动已在进行中。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8月~2019年9月,孙孝坤任国开证券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另据公开资料,1994 年3 月~2016年6月,孙孝坤就职于国家开发银行,曾担任过人事局副局长、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等职务。2016 年6月~2017年5月,孙孝坤就职于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任党委副书记、监事长。

  有市场人士猜测,由于年龄的原因,国开证券原董事长、总裁将分别退居二线。较早之前,还有市场传闻称,国开证券有意引入外部市场人士,但最终并未如愿。

  截至2019年末,国开证券总资产达到374.86亿元,在行业中处于中上游水平。具体业务方面,得益于股东资源、业务基础,国开证券在资管、债券承销等业务方面具有优势,但经纪业务偏弱。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以下简称“中证协”)数据,2019年度,国开证券投行业务收入在96家券商中排名第44位;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排名第34位,其中,债券主承销佣金收入高于股票主承销佣金收入,前者行业排名为第21名;资产管理业务收入排名第42名;但该公司经纪业务收入在95家可比券商中排名第88位。

  2017年,国开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整体改制变更为国开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增至95亿元。彼时,国开证券对外透露了准备上市的想法。

  根据中信证券2018年2月发布的公告,中信证券与国开证券于2017年11月13日签署了辅导协议,澳门王中王开奖直播现场受聘担任其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2018年1月12日,中信证券向北京证监局报送了第一期辅导工作报告,并于2018年3月12日、5月11日先后报送了第二期、第三期辅导工作报告。

  但就目前来看,主板上市仍然要满足连续3年盈利的要求,www.8815kj.com,而国开证券2019年度的亏损或为其上市之路增添不确定性。

  根据中证协数据,2019年度,国开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5.91亿元,在98家可比公司中,排名第53位;但其2019年的净利润为-4.61亿元,在全行业排名倒数第二。2020年上半年,国开证券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8.73亿元,同比增长44.06%;净利润3亿元,同比增长118.98%。

  不过,一位市场人士分析,注册制之下,未来对拟上市公司的盈利要求不会那么严格。就证券金融行业而言,只要有政策支持,其上市相对来说会变得更加容易一些。另外,通过行业之间的收购兼并、整合,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实现曲线上市的一种重要方式。在他看来,券商之间的兼并收购浪潮应该才刚刚开始。

  就董事长何时到岗、股权质押风险以及公司未来发展等相关问题,记者给国开证券发送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国开证券2019年度的亏损主要是受累于信用业务带来的计提减值。根据国开证券2019年报,该公司当年合并口径净利润减少主要原因为2019年部分股票质押业务风险进一步暴露,相应增提减值准备。“对于部分风险暴露的股票质押项目,公司已充分计提减值准备,目前正在积极化解。” 其年报透露。

  截至报告(2019年报)期末,国开证券信用交易业务余额51.61亿元,其中股票质押业务余额45.78亿元,融资融券业务余额5.83亿元。

  近两年来,国开证券涉及的股票质押、股票回购合同纠纷有所增加。记者查询天眼查工商资料了解到,自2019年以来,国开证券先后将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润公司”,已退市)、西藏宁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广东鹏尊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等告上法庭。

  股票质押业务风险暴露后,券商通常会以诉讼手段追讨欠款,但过程并不容易,尤其是踩雷退市股。以国开证券与海润公司股东之间的纠纷为例,截至2017年1月,海润公司股东杨怀进共计质押其持有的退市海润公司的股票2亿股,初始交易金额为人民币2.486亿元,该融资由退市海润公司实际使用并作出书面共同还款的承诺。后因杨怀进违约,2017年8月31日,国开证券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国开证券公告,2018年7月20日,北京高院作出一审判决,全部支持国开证券诉讼请求:杨怀进偿还融资本金及利息、违约金;海润公司承担共同还款责任;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等。2018年12月11日,国开证券向北京高院申请强制执行判决。

  这一过程中,为了追讨欠款,国开证券还曾于2018年5月将退市海润公司相应债权转让给第三方公司,继而引发另一起诉讼。根据公告,2018年5月10日,国开证券与华君医药签署《债权转让合同》,约定公司将对杨怀进、海润公司和奥特斯维的债权及所有从权利转让给华君医药。但后续由于华君医药拒不履行付款义务, 2018年11月29日,国开证券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华君医药履行付款义务并承担违约责任,并申请诉讼保全。

  从全行业来看,信用业务风险暴露给券商带来业绩压力的情况并不少见。2018年,上市公司频频爆出债券违约、大股东股票质押风险,为其提供融资的券商纷纷“中招”,股票质押纠纷明显增多。Choice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由券商作为原告、上市公司公开披露(包括进展)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公告共50起,已披露涉及诉讼金额逾100亿元。

  这一过程中,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一系列的新规和配套监管措施持续落地,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及风控逻辑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全市场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也在持续压缩。

  有券商人士曾向记者指出,目前股票质押业务最大的风险即融资人到期不能履约偿还负债的信用风险。简而言之,融资方履约能力不足或恶意不履约的行为均会带来风险。同时,质押担保品因市场风险带来的价值波动,导致担保品不足值,处置所得资金无法覆盖本金则为另一种风险。这无疑对券商尽职调查以及持续风控管理提出较高要求。